第196章 风调雨顺之意

ag客户端ios|官方: 重生皇后要奋斗 作者: 幼小安 更新时间:2019-10-10 18:16:17 字数:4439 阅读进度:205/205

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宠信平靖,其实他只是想把平靖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好任他拿捏罢了。

“你派人通知了琉王?”裴势南看着傅雪翎,心中微酸。

傅雪翎点了点头,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,“琉王在京中的影响比你我加起来都要大,有他出马,会事半功倍的。”

单单说小作坊被收购一事,就不是他们能解决的,这么多小作坊一夜之间被人收购,还没人敢报官,这就足以说明此事不简单。

而且范红菱失踪,若真是被贼人抓去,势必会掀起一股风浪,不说她,仅仅是大公主就不会放过那些人。

如果没有平靖帮助,只怕刚刚向他们泄密的那个张老头,明日就会被人灭口,傅雪翎却是不想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

而平靖却还不知道,原来自己在傅雪翎心里有这么大的作用,若他知道了,心里只怕要乐开了花。这不,此时他就正陪着老皇帝,在御花园里欣赏新开的秋海棠。

这花在御花园里种了好几年,却一直没怎么开花,今年也不知是哪股风劲道好,一夜之间吹得花开满枝,香气四溢。

老皇帝身边的人都顺势说这是吉兆,大有寓意垣元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之意。

老皇帝年纪大了,听见这种喜兆,自是高兴,便拉着自己最喜爱的弟弟来赏花了。

平靖虽然心中不屑,面上却依旧滴水不漏,高高兴兴的跟在老皇帝身后赏花,直到他的下属在一边朝他使眼色了,他才开始有些不奈了,心里急着离开。

“刘公公,”平靖靠近离他稍近的刘公公,低声道,“你看这皇上也出来有小半日了,是该回去休息了吧。”

刘公公看他一眼,又迅速低下了头,似是刚才一看,不过是别人错觉罢了,“陛下难得高兴,王爷难道就不想多陪陛下走走?”

平靖淡然一笑,这老狐狸,还想忽悠他,平靖自然不吃他那一套,意味深长的道,“自然是想的,只是,皇上龙体重要,太医不也说了,皇上宜静养吗?”

刘公公点了点头,似是这才想起,便道,“难为琉王还记挂着。”

平靖挑了挑眉,知道他一贯如此,便不再与他打哑谜,直接走到了老皇帝身边,笑道“皇兄,这海棠花虽好,却是不宜多赏。”

闻言,老皇帝不解的看向他,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这海棠花昨夜才开,怎么就不宜多赏呢?

“皇上,王爷是说外面风凉,请您回去休息呢。”刘公公上前一步,不动声色的帮平靖说了句话。

“是这个意思?”老皇帝虽然近日有些糊涂了,却还不至于分不清好坏,他望着平靖,常年养成的习惯,自是不变。

他素来就是多疑的。

平靖微微点头,躬身道,“如今天气变化快,皇兄日日操劳,应该多休息才是。”

平靖没说怕皇上会生病的话,这种话,不提还好,若是提了,无巧不巧皇上正好病了,那他就百口莫辩了。

老皇帝双手背在身后,慢慢向前走着,“身为一国之君,哪里能有懈怠的时候……”

“臣妾参见皇上。”

海棠花丛中,一宫装女子盈盈而立,笑语嫣然的看着老皇帝,一双明眸暗送秋波,真真是人比花娇。

老皇帝上一刻还说不能懈怠,这一刻便被女子吸引了去,“你是哪个宫里的?”

“皇上,这是明熙宫的肖才人。”刘公公上前一步,在老皇帝身边提醒道,这种事,他不知做过多少遍了,早已轻车熟路。

“肖才人?”老皇帝想了想,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女子,“你在这里作甚?”

那肖才人脸上适时染上红晕,羞涩道,“臣妾见此处海棠花开得娇艳,便想来沾沾海棠花的香气,不想惊扰了圣驾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老皇帝哪里舍得罚这美人,刚刚被平靖浇掉的赏花之心,此时又燃了起来,他上前两步想要将美人扶起,眼角却扫到在一旁毫不避讳的看着他的平靖,老脸一红,有些尴尬的道,“咳咳,正好,朕身边正缺一个陪我赏花的人,你过来,陪朕一起赏花吧。”

肖才人早料到如此,面上却硬生生挤出惊喜的模样,眼风几次落在平靖身上,又淡淡移开,她谢过龙恩,便款款行至皇上身边。

两男一女共游御花园,终究是有些怪异,果然老皇帝就觉得不自在了,有平靖在,他到底是不能太过贪花好色,生生碍着了他的好事,没一会儿他便忍不住,要赶走平靖了。

“琉王之前不是说,海棠虽好,不宜多赏吗?罢了罢了,知道你是不愿意与朕一同赏花,你便先下去吧。”

老皇帝挥手让平靖离去,平靖心中舒了口气,面上却还是要做样子的,“能陪皇兄赏花,是臣弟的荣幸,臣弟怎敢不愿意呢。”

老皇帝听得一笑,揶揄道,“你这样说,倒显得是朕冤枉你了,哈哈,算了算了,你去吧,朕也乏了,想回宫歇息了。”说着,老皇帝看向肖才人道,“若朕记得不错,明熙宫就在这附近吧。”

肖才人在一旁应了,老皇帝便带着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去了明熙宫,平靖自然不好跟去皇上妃子的寝宫,便恭送老皇帝离去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直到老皇帝走远,平靖这才回过头,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笑容。

“回王爷,傅小姐派人来找您,说有急事商议。”平靖身边的亲卫王淙夜见皇上离去,这才敢过来禀报。

平靖剑眉一凝,边走边问道,“可知何事?”

“听说是敏玉郡主失踪了。”傅雪翎派来的人似是也不知道情况,王淙夜问了几句也没问出所以然来,所以平靖问起时,他也说不出个大概。

“嗯。”平靖点了点头,范红菱是傅雪翎的好友,若她出了事,倒是能理解傅雪翎为何如此心急来找他。

想着她现在坐立不安的模样,平靖再也等不及,一出宫门就快马加鞭赶去了傅府。

去往傅府的路上,正遇到傅雪翎再次派来请他的人,这才知傅雪翎此刻不在府上,又听闻她与裴势南去了城郊,平靖只得立即调转马头,直奔城郊而去。

“翎儿,”平靖奔至城郊,直到看见与裴势南对坐在一处茶棚的两人,他这才翻身下马,“你没事吧?”

傅雪翎回眸看见平靖,悬着的心终于落地,似乎只要有他在,她总能安心,“我没事,可是红菱失踪了。”

平靖走至傅雪翎身旁,听着她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“所以,郡主是在查问作坊老板时失踪的?”平靖望向裴势南,神色淡然。

裴势南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,“是。”

“那你查出什么了吗?”

“……尚未有所获。”

平靖双手环胸,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裴势南,转头与傅雪翎道,“京城虽大,却也不是等闲之辈可以肆意妄为的,作坊之事且交由我来追查,你与裴世子便继续加大搜索力度寻找敏玉郡主,不仅城内要找,这附近的村庄也要搜查一遍,若有困难,直接报我名号即可。”

傅雪翎点点头,“我也是这样打算的。”

看着眼前这般默契的两人,裴势南心中一痛,面上却要装作浑不在意,便道,“我这就去安排人手。”

“等等,”平靖叫住他,忽问道,“此事,可有告知大公主?”

裴势南顿了顿,迟疑道,“还没有。”

“现在就要禀告大公主吗?”傅雪翎有些犹豫。

毕竟大公主刚从嫡子逝世的伤痛中恢复过来,若现在又告诉她范红菱失踪之事,只怕大公主会难以承受。

“必须要说,”平靖看了眼傅雪翎,解释道,“郡主是大公主的嫡女,若她出事我们却藏着掖着不叫大公主知道,万一……这个责任,你说谁能担待的起?”

傅雪翎咬了咬下唇,她倒没想这么多,而且,她是打心底里不希望范红菱出事,因此便没想过要先禀报大公主,如今平靖这样一说,倒让她有些无措。

“是我考虑不周,”裴势南这才反应过来,之前他一心只想快点找到范红菱,却没想到这样不仅对找范红菱无益,反而还拖累了傅雪翎,“雪翎,此事由我而起,就由我去向大公主请罪,找人这边,就先烦劳你照看片刻。”

说完,裴势南立即打马往大公主府去了。

傅雪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叹气道,“怎么觉得你有些针对他。”

平靖挑了挑眉,走到傅雪翎身边,十分无辜的道,“我只是就事论事,好好的针对他做什么。”

“是吗?”傅雪翎将信将疑。

“当然了。”

平靖面不改色的应承着,他可不会说是因为看见裴势南看她的目光太过深情,以至于有些刺他的眼,所以他才小小的针对了一下裴势南的。

找寻范红菱的事情迫在眉睫,傅雪翎将平靖和裴势南留给她的人马兵分几路,分散去了京城小小的街巷,仔仔细细的找寻范红菱。

时间一点点推移,夜幕已然降临,可范红菱依旧下落不明,傅雪翎也越来越焦急了。

裴势南从大公主府回来就直奔傅府,希望能得到一丝有用的线索,只是看见傅雪翎愁眉苦脸的模样,就知道肯定没有结果。

“大公主怎么说?”傅雪翎看向疲惫的裴势南,担忧的问道,大公主虽通情达理,却极为护短,她若知道范红菱失踪与裴势南脱不了干系,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裴势南的。

裴势南摇摇头,跌坐入椅子中,低声道,“大公主命我三日内找回敏玉郡主。”

傅雪翎松了口气,这还好,没直接怪罪裴势南,“放心吧,一定能找到红菱的,只要红菱没事,大公主不会责怪你的。”

“现在我只希望她没事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自从范红菱失踪,裴势南脑子里就一片混乱,那种紧张不安的感觉时时牵动着他的神经,再这样下去,他都快要崩溃了。

傅雪翎让下人上了杯热茶给他,可裴势南哪有心情喝茶,他站起身道,“我还是放心不下,城外搜寻的人还未回来吧,我去看看。”

裴势南说着就要离去,他这模样,可超出了对普通朋友的关心。

傅雪翎心中一动,叫住他道,“世子,若找到了红菱,我希望你能好好待她。”

裴势南顿住,仅剩的手臂指节微弯,紧握成拳。

傅雪翎见他没有动静,一时猜不透他是如何打算的,可是范红菱对他的心,她却是看在眼里的,这两个人她都所欠甚多,若是他们能够幸福,她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。

“世子,红菱是我此生唯一的朋友,她的性情我最明白不过,你为何就不肯忘记前事,试着接受她呢,等你了解了她,或许你会发现,她比我,更值得你去珍惜。”

傅雪翎循循善诱着裴势南,只可惜,他却始终没有回答一句,反而是加快脚步离开了傅府,傅雪翎无奈,也只得叹息一声罢了。

走出傅府,街巷上已点起了灯火,星星点点蔓延而去,看在裴势南眼中,竟是十分落寞。

此时范红菱的笑颜忽然浮现在他眼前,他也不知道为何,想起这些竟然会心中一滞,那样明媚开朗的范红菱,竟不知不觉占据了他的思想。

“也不知雪姐姐用的什么办法,让你这般怕她,不过你既然不让我走,那我就不走了……”

“小二,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给我捡几样上来,要少辣、多葱、不油腻的,知道了吗……”

“雪姐姐就要成亲了,我想订几样别致喜庆的烟火,等她成亲那天给她一个惊喜……”

“那我们说好的,一言为定啊……”

“主子,人已经藏好了。”

偌大的房间里点着两盏明灯,平栩手持白玉酒杯斜靠在卧榻上,凤眼微斜看向殿中回禀的下人,声音慵懒的传出,“那几个人有什么动静?”

“他们安排了大量的人四处寻找那人下落,有几个小作坊的老板也被琉王的人带走了。”回禀之人小心翼翼的禀告着,就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位爷,丢了性命。

只是,平栩已皱起了眉,手指捏紧了白玉杯,半响,猛然向那下人砸去,怒道,“没用的东西!”

若不是他办事不利被那人发现,那也不用把她抓来22